<em id="bejonv004"><legend id="vzfceu056"></legend></em><th id="sdimjf578"></th><font id="rswzny362"></font>
  • cq9电子官网
    传奇电子cq9
    传奇电子cq9新闻中心>行业信息

    日处理超3000吨的大项目频现 五因素催旺垃圾焚烧这把火

          关注垃圾焚烧市场的人一定不难发现,近期,3000吨以上的项目频繁出现。根据中国固废网不完全统计,近两月,有5个3000吨以上的垃圾焚烧项目释放,其中最大的处理规模将达6750吨,是否,垃圾焚烧“大建设”的时代已然来临?
          5个3000吨以上垃圾焚烧项目近期释放
          最大日处理规模达6750吨
          往前说,10月中旬,日处理规模3750吨的徐州项目,引发启迪桑德、首创环境、上海环境等11家固废龙头企业争抢,项目最终花落协鑫智慧能源,回望大战的硝烟至今似乎尚未散尽。
    徐州项目选址于徐州市铜山区大彭镇,占地面积约220亩,分两期建设,估算总投资约为18.81亿元。其中,一期设计规模2250吨/天,估算投资额约为12.68亿元;二期设计规模1500吨/天,估算投资额约为6.13亿元。项目采用机械炉排焚烧炉工艺。
          10月底,最高限价75元/吨、日处理规模3400的广东惠阳垃圾焚烧二期PPP项目放出预审公告,一个月后,预审结果出炉,盛运环保、伟明环保、康恒环境、绿色动力环保等4家名企开始摩拳擦掌。惠阳项目焚烧线配置为4×850t/d机械炉排炉,项目也是分两阶段建设,第一阶段工程内容包含土建及配套工程需一次性建成,焚烧设施设备一阶段建设1700吨/日,环评批复后18个月内(2019年内)投产;2025年建设二阶段焚烧设施设备1700吨/日,需2027年初投产。
          11月27日,中国固废网获悉,苏州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提标改造项目在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政府网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第一次公示,公示显示,项目将新建 “6×750t/d+1×850t/d”焚烧线及配套设施,并对现有焚烧三期的3×500t/d焚烧线进行烟气处理工艺技术改造,总投资约33.2亿元,建成后规模将达6850t/d。
          11月底,在3000吨项目陆续开标的时候,由光大国际投运的浙江杭州余杭九峰垃圾发电项目经历了18个月的建设,顺利通过“72+24小时”试运行,正式投入商业运行。杭州项目涉及总投资额约人民币18亿元,设计总规模为日处理生活垃圾3,000吨,主要负责处理杭州中心城区的垃圾,预计每年提供绿色电力约3.9亿千瓦时。项目采用BOT(建造-运营-移交)模式建造,特许经营期30年,光大国际占股70%。
          近日,环卫科技网消息,柳州市发改委公布《柳州市2017年第二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清单》,总投资11亿元,日处理生活垃圾3000吨的柳州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程项目位列其中,项目位于柳江区里雍镇立冲村立冲沟市静脉产业园区内,用地面积107.65亩,计划于2018年3月开工建设,总建设期24个月。
          据悉,项目将建设4×750吨/日焚烧线,一期工程安装3条线,日处理规模2250吨,预留二期1条750吨/日焚烧线安装用地。目前,项目已立项,可行性研究报告已通过评审,PPP项目实施方案、PPP项目物有所值评价报告和财政承受能力评估报告已评审。
          除了具体的项目释放外,根据BHI统计,2017年1-11月,全国城镇生活垃圾处理设施拟在建项目共611个,总投资约2031亿元,而其中垃圾焚烧项目投资规模最大,273个项目总投资约1383亿元,占比高达68.1%。
          另外,近日,湖南政府也表示将大力推进垃圾焚烧项目建设。11月中旬,湖南省财政厅披露消息称,到2020年,将按照每个市州至少1座和“全面覆盖、逐步推进”的总体思路,规划投资150亿元,推进全省28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设施建设,以此也可窥见政府层面推进垃圾焚烧项目的决心。
          五大因素催旺垃圾焚烧这把火
          事实上,各地规划、建设大型生活垃圾焚烧设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处置能力需求大。
          根据住建部发布的《城市建设统计年鉴》统计,我国在2015年,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已达到1.9亿吨,与2014年相比增长了7%以上。我国大部分较发达城市、地区已深陷“垃圾围城”不能自拔。在我国目前城镇化水平发展较快、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物质需求逐渐上升、人口增长稳定的背景下,生活垃圾的产生量将持续稳步上升。

          根据我国《“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我国城镇生活垃圾处理能力将由2015年的75.83万吨/日提高至2020年的110.49万吨/日。相当于每年需建设完成生活垃圾处理设施规模约5.5万吨/日。
          那么,一个城市的生活垃圾焚烧需求大概有多大呢?先来做道数学题。2016年我国70个大中城市的平均人口约为850万,人均每日产生生活垃圾约1kg,则一个大中型城市每日产生约8500吨生活垃圾,按照清运处置率90%计,需要处置的生活垃圾在7650吨/日,按照“十三五”规划,焚烧处置比例按54%计算,则一个大中型城市的建城区生活垃圾焚烧需求为4100吨/日左右。我国大中城市的平均建城区面积约300平方公里,根据运距考虑至少需两个处置设施以覆盖全部城区。最终我们得到平均每个焚烧设施的有效负荷应在2000吨/日左右。由于人口增长、城镇化水平提高等诸多因素影响,生活垃圾产生总量将保持基本稳定增长,当下我国新建垃圾焚烧设施的运营期都在25年以上,为满足不断增长的生活垃圾焚烧需求,预留土地日后扩建也是预料之内的事情。

          第二,现有处置设施规划不完善。
          我国生活垃圾处置主要以填埋和焚烧为主。但由于种种原因,生活垃圾填埋场和焚烧厂的规划、建设周期均较长。规划初期的设计处理能力预计不足,导致众多生活垃圾处置设施陷入了刚刚投产就面临扩建的尴尬局面。在扩建完成前,处置设施被迫超负荷运转也极大的缩短了处置设施的运行寿命。使得新建处置设施更加迫在眉睫。
          第三,政策导向。
          根据我国《“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焚烧处置能力将在“十三五”期间内增长1.5倍有余,焚烧能力占比将从2015年的31%上升至2020年的54%,大部分地区达标压力较大。
          第四,处置设施选址困难。
          城镇生活垃圾处置设施的规划应符合城镇整体发展规划。目前我国城镇发展迅猛,各地的城镇建设都已向老城区外围扩展。
          填埋场占地面积大,在当下“寸土寸金”的市场经济下,各地政府也已无法承担一块块金子一样的宝贵土地批做生活垃圾填埋场使用。另外填埋场存在多种安全隐患,如渗滤液、填埋气、以及可能出现的土地下陷等,填埋场路线早已不是生活垃圾处置的最优路线选择。而焚烧厂则面临严重的“邻避效应”,各地规划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多有遭到民众抗议,更有甚者引发冲突,导致项目搁置数年。此外,生活垃圾处置设施一般选择在远离市区、居民区等的边缘地区建设以求将对民众的影响降至最低。但城镇的扩张,将进一步压缩生活垃圾处置设施可选择的余地,导致处置设施过于偏远,生活垃圾清运距离加大,成本增加。
          选址难度之大可见一斑。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更趋向于一次选址、规划,满足长期需求以避免多次选址、规划导致建设计划延误甚至流产。如此一来,单次规划的处置规模便会偏大,通过招标选取社会资本时自然会淘汰一批规模较小的企业。
          最后,焚烧处置技术需求。
          生活垃圾焚烧的烟气排放要求极其严格,目前我国使用的标准已直逼欧盟2010排放标准,达到世界较先进水平。尤其我国实施“装树联”以来,要求各生活垃圾焚烧设施安装排放物实时监测设备,并与环保部联网,同时将实时监测数据向民众公布。为了达到这样的标准所需要的设备和技术投资也进一步提高,例如,上海康恒环境的宁波明州生活垃圾焚烧厂所使用的“七步烟气处理法”的烟气处理投资占到了项目总投资的30%以上。过高的投资成本导致小型处置设施难以回收建设成本,社会资本也倾向于建设大规模处置设施以期适当降低平均成本,获得更好的利润。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目前包括前文中提到的各大垃圾焚烧项目均以分期建设的形式进行,项目“最大”日处理规模实际是多期项目全部投产后可达到的峰值水平,并非一次性完成。一次招标多期建设,既满足了地方政府“一次规划长期有效”的需求,又部分缓解了项目公司的融资、建设压力,同时也易于根据一期运营绩效进行有针对性的改造升级。

     


    粤公网安备 416113165223号